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流浪者”用肢体诉说虔诚(图)

2020-06-28 04:03:37
昨晚,备受瞩目的云门舞集《流浪者之歌》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这部该舞团创始人林怀民最为看重的作品在首演17年过  后,在走遍18个国家、52个城市、演出超过160场之后,终于“流浪”到北京,开演前五天演出票就全部售罄的盛况也充分表明了观众的热盼心情。  大幕缓缓拉开,一位僧人装束的舞者在舞台一侧站立,双手合十,双目紧闭,面容安详,一束追光映照在他白色的僧袍之上,金色的稻谷从天幕缓缓撒落,似一股清泉从天而降,每一粒稻谷都经由这位舞者的头顶,画出优美的弧线后降落在地。  没有眼花缭乱的舞台布景,没有鲜艳夺目的锦衣华服,舞者身着粗布麻衣,和着乔治亚民歌沧桑、粗犷的歌声,身体的律动与音乐形成一种独特的氛围,肃穆而意味深长,坚毅而充满力量。在中的很多部分,演员们都压低重心安静行走,这种姿态充满了求道者的救赎色彩,让人仿佛从中体会到林怀民印度流浪归来的感悟:“神普度众生,是因为成为众生。”  全剧没有一处布景和实景,稻米便是这部舞作的全部舞美,但这三吨半的黄金稻米无疑是最动人的风景。林怀民特别选择了台湾的圆润米种以保护舞者,还为它染上了金黄的色泽,与灯光配合制造出了质朴而别致的舞台效果。稻米蜿蜒在地,舞者脚步低沉仿佛旅人在长途跋涉;稻米平铺舞台,舞者手持树枝有如农人耕作又似虔诚的仪式;稻米轰然从天倾撒,舞者在其间旋转跳跃,不断将稻米扬起,既有丰收时的喜悦又似顿悟后的酣畅。在林怀民心中,稻米是求道者的苦行鞭笞,也是万物的生命之源。  千万别在演员谢幕后就急着走开,因为这之后还有一段长达20分钟“返场”表演,《纽约时报》曾评论说“这谢幕后的20分钟竟成为全剧最神奇的点睛之笔!”当全体演员谢幕之后,一位男性舞者留在了舞台之上,开始用一支长耙在稻米上画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圆,动作持续20分钟,也没有任何其他修饰。林怀民曾说:“《流浪者之歌》是要刻画求道者虔诚渴慕的流浪生涯。”或许这20分钟也正预示着求道者在苦修与追寻后的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