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瑜珈与舞蹈关系之探讨

2020-06-28 03:56:17

如果你要给与一个最简单的定义,瑜伽和都可以被简称为“呼吸和运动的结合”,或者“呼吸引导下的运动”。这个定义确定了一个基本点,也可以认为是瑜伽和之间的一个主要关联点:即prana,或者说生命力——就是呼吸。Prana既是瑜伽习练者运动的重点,也是者运动的重心,事实上,prana是我们每一个人运动的支撑力量。不过,瑜伽习练者和者更为细致地运用prana,比如如何去用它,以及如何更好地从中获得更大的益处。瑜伽习练者和者将prana作为一个工具,但是普通人中的绝大多数可能从来没有注意到日夜不停的呼吸运动——很容易理解,普通人通常简单地认为呼吸是理所当然的,无需费心关注它,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呼吸总是在那里,无论你关心还是不关心。人体在进化过程中造就了呼吸“不费脑筋”就能运转的机制,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工作,你无需记住要吸气或者想着去呼吸——它总在不停地运转。不过,相对普通人而言,瑜伽习练者和练习者和prana的关系更为密切,也更容易受他们自己的呼吸习惯影响。

瑜伽和之间的最大的区别是:注意力的导向不同。在我们做瑜伽的时候,我们从内在的身体和心意开始,自始至终,我们都应该保持这样的专注;既不需要达到“完美体式”,也不需要相互竞争,更不应该强迫自己进入某种姿势。但是,则不同。需要注意外在的表现,比如一个动作看起来是否优美,谁表演得更好;另外,表演的时候,所有观众的眼睛都从头到尾地盯着者,这种外在的压力也使得表演者更注重“表现”。同样作为肢体运动的训练,瑜伽和都可以为特定的目的服务,也可以根据练习者的不同程度来作调整,比如练习的节奏、强度,以及需要专注的身体解剖学位点。举个例子,舞女演员可能在某一天会集中做地板上的开胯练习,以帮助她提高表演质量;类似,一节复元瑜伽课(restorative yoga——之前我曾翻成恢复瑜伽)中为了适合那些髋关节不灵活或者有损伤的学员,也会着重于开胯系列体式及冥想的练习,来打开髋关节并治疗髋部的损伤。

哲学意义上来讲,瑜伽和都可以看作是一些可以“使我们回到身体,让生命能量来浇灌我们的存在”的途径(Shiva Rea语,CD《瑜伽神圣》),经过这样的道路,使得瑜伽和都成为通往三摩地之旅的交通工具。某些传统和自我实现的愿望联系极其紧密,因而是一些宗教仪式、宗教庆典以及其他文化传承礼仪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宗教中都具有丰富的神圣仪式,通常用来强调人和自然的融合。这方面比较好的例子是“丰收”,“降雨”和“繁盛”。

事实上,瑜伽行者和家之间在生活方式上的差异要远远大于我们绝大多数人所能想到的那样。这里,为了便于对比,主要讨论专业的家(例如舞演员),虔诚的瑜伽行者(因为没有什么“专业瑜伽行者”之说)。瑜伽行者通常是指一个充满觉知力,能时刻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想什么说什么的人,他致力于做善事,在他周围传播和促进爱与和平;他可能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也可能是一个严格的素食者,吃,只是为了支持他修行。他知道不要强迫自己超过身体的极限,也不会为自己的练习设置特定的目标,而只是倾听身体,让呼吸来指导身体的运动。他通常是柔软、富有柔韧性而且全身协调能力很好的(这里,瑜伽行者会有不同的基础,无论身材还是胖瘦——为了便于讨论,姑且这么做一个概括)。通过追求生活于冥想状态,经历严格的修炼,他最终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沉静的观察者”。

家同样也是对自己的呼吸充满觉知力的,并且熟悉呼吸在中的作用,但是生活在一种更具压力的状态之下。竞争在行业里面是一种常态,因此总有焦虑伴随。家极其柔软而有力量,而且他得常常为运动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修塑——因为表演的好坏,往往取决于他的体格(体形)。在一些极端的例子中,一些家为了达到一定的身体要求而患上了饮食不调的疾病;不象瑜伽行者那样,家因为练习中带来的问题而导致容易罹患“易饿症”和“神经性厌食症”等,非但不能通过饮食提供足够的练习需要的营养,反而常常为饮食而痛苦。由于本身的竞争特点,注重表演和“分级”,有一些练习者也存在自尊心低下的问题。另外,训练计划通常非常严格而且有时甚至是非常苛刻的,同样存在容易导致者疲惫不堪:这是一种压力恒在的生活方式。

相比练习者而言,瑜伽习练者通常对如何消除精神紧张和内心焦虑有更多的经验和方法,因此在习练中,他们并不容易受伤。但是练习者,和运动员相似,都要经受很多与动作相关的身体要求及其影响。练习中存在的伤害以及治疗和恢复方法,预防措施都和体育运动中的情况类似。

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RonaldSmith在目前的《焦虑、压力及处理》杂志上最新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通过8个多月统计数字表明一个舞团里的演员其受伤率为61%。这个数字和其他接触性运动的研究中发现的数字相仿,如橄榄球运动和摔跤运动等受伤率也是很高。这里,“受伤”的定义是指发生的状况需要医学处理,并且至少使得运动员在受伤后一天之内(不包括受伤当天)无法再继续参与运动。

再论文中,还对演员生活中的正面事件和负面事件进行了问卷调查,并对表演性焦虑程度进行了测试,以计算对表演不佳的恐惧。在先前的一篇论文中,研究者发现在演员中高度的生活压力以及缺乏社会支持是导致伤害出现的主要原因。新的研究还试图寻找表演过程中受伤的因为“焦虑”因素所起的作用。但是,表演性焦虑并不构成瑜伽习练者中的一个普遍问题。

根据Smith教授的说法,焦虑包括身体的焦虑和认知的焦虑。身体的焦虑,包括诸如肌肉紧张、神经性出汗、胃内容物翻滚感、高通气(呼气多于吸气)或者心脏剧烈跳动等。认知性焦虑,可以分为两种:无法集中精神和忧虑。“关于何种因素导致演员受伤,这里有几种理论,”Smith教授说,“一种理论认为,在表演的时候,如果身体很紧张,则容易导致伤害的出现;另一种理论认为,如果精神不能集中于手头的任务,或者呢,你越是担忧、越是脑子漂移不定,这样更容易发生伤害事件。而我们发现,这三个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起作用,注意力不集中、忧虑和身体的紧张——这些将演员置于易受伤害的境地。”

因此而言,演员始终存在着这么一个恶性循环,他们的大脑长期处于严重的身体伤害的阴影之下,使本来就压力很大的大脑更加不堪重负。演员受伤的种类各不相同,但是通过对三分之二强的伤害分析研究,这些伤害主要表现在下肢,如:脚、踝关节、膝关节和髋关节;将近五分之一的伤害涉及到脊柱,尤以下背部损伤为最多见。脚部受伤在女性演员中更为多见;踝关节和脊柱损伤则两性之间没有什么差异。每年,几乎近半数的伤害表现为拉伤、扭伤和肌腱炎